大昭Graham
Home Essays About

一早看到这大黄标,我不禁涕泗横流,朝云溪激动大喊:终于可以充会员了😭

接着一想,没给我发邮件说我下 waitlist 了啊,于是有了以下对话:

我:不应该啊,可以充会员了,怎么也没给我发封信贺喜一下我?
溪:「恭喜你你现在可以来给我们交钱了」么?也太卑微了==